小彧子

貌似病入膏肓,第一次覺得有人留鬍子可以那麼帥!!!!
咱家罗歪歪咋那么可♡

[葉修生賀]

韓文清失眠了。

他翻來覆去,眉頭緊鎖。

退役後公布和十年老對手葉修的戀情,兩人同居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樣的日子安穩平凡。

可這幾天卻失眠了。

微怒的坐起,他重重的嘆氣。

多少知道原因,只是太矯情了,不想承認。

因為葉修不在。

葉修領個國家隊領隊的工作後,就跟著國家隊出國了,這幾天屋子安靜的很,原本覺得耳根子清淨多了,但是夜晚的寂靜卻道出他的寂寞。

空了一側的床好像連心都空了一半似的,怪落寞的。

自從跟葉修處對象後,感覺心都柔軟下來了。

從前總把霸圖放在第一位,但是現在卻悄悄的把葉修放在心頭上。

曾經葉修感冒把他一個人留在家,一邊陪練一邊覺得心慌,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直到連續被第三個後輩打敗後,一咬牙以家裡的貓生病需要照顧為理由請了假回家。

身後是眾人驚訝的眼神。

原來頂著錢包臉的前輩也會養小寵物?

鐵漢柔情。

也不算說謊,第一次見面就覺得葉修慵懶的神情像睡著午覺的貓。

深度交流後越發了解這個人,越覺得他像極了貓。

指揮興欣眾人搶Boss,像站在頂端的小霸王。

偷吃掉韓文清碗裡的肉,得意的表情像極了偷腥的貓。

被韓文清黑著臉沒收煙後,委屈的小表情就像討不到罐罐似的。

睡迷糊會下意識的往韓文清懷裡鑽,睡相還有那麼一點可愛。

那傢伙的每一個模樣,可愛的或不可愛的,無論什麼模樣都已經被韓文清小心翼翼的保存在腦海中。

想著想著韓文清總是板著的臉也不禁露出微笑,隨後嘆了口氣,沒有這樣的分別,還真不知道那傢伙已經在心頭佔據了那麼大部分。

葉修是個小偷,偷走了韓文清的心。

無奈的搖了搖頭,再次開啟了與葉修的QQ對話框,打下想你後,卻遲遲沒有發送出去。

太矯情了。

最後只盯著早些葉修發送的晚安,輕聲道,晚安。

退役後韓文清依然保持的早起的習慣。 食之無味的吃著早餐,門口卻傳來一陣騷動。

騷動持續了一陣子,在韓文清繃緊的神經下門打開了。

"唉唉累死哥了。"伴隨著熟悉的抱怨聲傳入,葉修的身影也進入他的視野。

韓文清皺著眉,大步朝他走去。

"誒老韓你醒啦,快來搭把手,哥沒力氣......"話語碎在韓文清溫暖厚實的懷抱中。

葉修靜了一下,抬手環住韓文清,拍了拍他的背。

"咋啦?瞧你黏呼的,莫非是想哥了?"他笑嘻嘻的蹭了蹭韓文清。

"嗯。"韓文清低低的應了一聲,把人摟的更緊。

"老韓,我回來啦。"

"歡迎回家。"

袖風染雨 花台下酒共飲

青絲風凌 三千愁腸誰系

把酒東籬 誰見形單只影

曾憶 與誰共約亭台西

烽煙鐵騎 金戈鑑鏘風裡

春秋幾季 何人把離人憶

醉別煙雨 回首雲淡風輕

願與 與君共月歸故里

多年之後,許博原仍記得當年的撕心裂肺,只為了那個人。

君莫笑與藍橋春雪的相遇。

葉修與許博遠的相遇。

那時葉修義無反顧的公開他們倆的關係,即使過去很久了,許博遠仍然記得葉修那認真深情的眼神。

"藍啊,我想要光明正大的牽著你的手走在路上,想要光明正大的守護在你身邊,想要光明正大的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

"長年抽煙讓他的嗓音沙啞,聽起來卻無比動情。

"好。"他回應。

葉家的阻礙,世人的唾棄,這些負面的信息排山倒海而來,君莫笑撐起千機傘為藍橋春雪擋去攻擊,葉修也撐起臂膀,將許博遠保護了起來。

君莫笑遊刃有餘的閃躲的攻擊,表情仍然如此戲謔,然而葉修的眼底烏青濃的像是化不開。

在葉修第N次操著髒話摔了葉家打來的電話,許博遠終於崩潰了。

藍溪閣強大溫暖的藍橋春雪也有脆弱的時候。

在葉修焦急的安慰中,他吐出近日不斷在心裡反覆思考的事情。

"葉修,我覺得我們應該分手。"

"小藍......"

"我是認真的......"

葉修終於忍不住吼了一把"許博遠你給我聽著,老子說要守護你一輩子就要守護你一輩子,不論外界的攻擊多麼猛烈,我都不會放棄,都是男的又怎樣?不能生孩子又怎樣?我葉修,這輩子就只認你許博遠一個!"

許博遠聽完終於克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葉修只是把他抱在懷中,任由他發洩。

"為什麼...為什麼..."他抽抽噎噎的問著。

"我也不知道。"葉修溫柔的說"最大的可能就是因為太愛你了,愛的無可自拔。"

我愛你,恨不得築個堅固的繭,兩個人住進去,蠻橫的擋住全世界的攻擊,讓你眼裡心裡口中只有我,直到地老天荒。

事情延燒了很久,終於緩緩的平息下來。

了了葉修的願,他們倆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牽著手上街,雖然世俗的眼光仍存在,但是仍有粉絲給與祝福。

那日他倆倚在池塘邊小亭子上喂魚,夕陽西下,溫暖的光輝溫柔的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藍啊。"

"嗯?" 葉修灑完最後一把魚飼料,一把牽起許博遠的手。

"我們年紀也老大不小了,你該嫁我了吧。"

他摸出口袋裡面的小指環,輕輕的套住許博遠的手指。

戒指的樣式簡單,沒有過多的裝飾,就像現在的氣氛一樣,沒有過多的煽情話語,卻因簡單而美好。

許博遠噗嗤一笑,隨即瞪著他"怎麼是我嫁你而不是你嫁我?"

葉修的眼睛盛滿了溫柔"行啊,要哥嫁你也是可以。"

他攬過許博遠"只要你在我身邊,陪我走完接下來的路,要我怎樣都可以。"

許博遠輕輕的靠在葉修身上"行啊你,老葉,說話啥時變的那麼黏呼呼的。"

葉修不以為意他的嘲笑"跟沐橙討教的,說是連續劇都這樣演。"

許博遠接過葉修遞過來的戒指,也替他套上,學著他的流氓口氣"葉修,現在你是我的人啦,從了我,我會待你好的。"

"相公~對奴家溫柔點~~"

"葉修你真夠噁心的。"

"在噁心都是你的。"

兩人的歡笑,成了最美的一幅畫。

歲月靜好,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我願擁抱住你的悲歡,給你我的所有。

我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松花釀酒 春水煎茶

朝見潮生 暮見潮落

一房二人 三餐四季

平平淡淡 長壽安康

七年之痒

將衣服的皺摺甩平。

套上衣架。

掛上曬衣繩。

冬天的寒風從隙縫鑽入,冷的刺骨。

他皺眉,將大衣拉緊,加快手中的動作。

男人坐在沙發上,重複率提高的新聞台正播放著。

七年之癢,四個字閃過他的腦海。

他不禁苦笑著。

他跟男人在一起那麼久了....... 沒有孩子。

沒有法律規範內的關係。

沒有祝福。

"唉。" 糾結的思緒最終只化做一道嘆息。

最後一件衣服掛上,他走回房,揮開迎面撲上的蟲子。

"我出門一趟。" 多加了毛衣,他朝客廳喊到。

男人依舊沒反應。



大街上的人數明顯變少了,他慢步在街頭。

將冰冷的空氣吸入肺部,頭有些疼,他胡亂的甩了腦袋。

草草將要的東西丟入購物車,他迅速的逃離超市的冷凍櫃。

襪子五雙一百。

想起男人腳上套著的骯髒襪子,他無意間又嘆了口氣。

說不煩絕對是騙人的。

將所剩無幾的青春獻給毫無未來可言的戀情...... 傻呢,自己。

把自己的人生搞的毫無色彩。



揣著購物袋...裡面還有襪子,他走回老舊的小公寓。

熟練的開啟老舊的大門。

"我回來了......" 他小聲的嘟噥。

反正男人不會回應。

沉默的把買回來的東西歸位。

看著手中的襪子,他索性不洗了。

走到男人面前 "幫你買了襪子。"

他蹲下,動手將舊的脫下,替男人套上新的。

忙完後,他伸個懶腰,坐在男人身旁,輕輕靠在男人的肩上,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



"...為您插播最新的一則消息,昨天發生的屍體被盜案,警方已鎖定嫌犯,目前正在準備......"

公寓老舊的大門被用力敲擊著,外頭的聲音十分雜亂。



他打了個哈欠,覺得有些疲憊。

很累。

七年之癢什麼的,都不想管了。

"你身體好冷。" 他低聲對男人說,接著閉上眼。

關於虐了韓隊一把這事兒

*全職屬於蟲爹,男神屬於大家
*弱弱的一把刀(很不虐,真的,非常不。)
想不到標題\(╯-╰)/ 第一次發表,心中豪忐忑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要虐老韓呢??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在廚房忙時,印象是在處理韭菜,準備做蒼蠅頭,腦中不自覺的就浮起了老韓想哭卻忍著的模樣。
然後把腦中片段的字句組合在一起,就有這篇的影子出現了。
無奈那時手機在充電,隔了好久才開始碼字,所以感覺跟最初構想的不太一樣,改了幾次都找不到那種感覺,內心多少是失望的.....
總之就這樣了我任性我不管。
初次見面,我是下次更文大概還要200年的小彧子。
爛尾注意,一下正文⬇

霸圖韓隊曾經有個女票。
是沐橙以前在孤兒院的小夥伴,是個特別懂事又認真可愛的姑娘。
聽說起初是張新傑先追那姑娘的,兩人看著氣質倒也極為般配,但到最後不知怎的,姑娘卻和韓文清湊在一起了。

張副隊無奈的說,姑娘是徹頭徹尾的拳皇粉啊,兩人熟捻起來的第一天,她就厚著臉皮的求他幫忙搞到韓隊的簽名,明明自己就在霸圖技術部工作,多的是機會,她卻嚴肅的說這是矜持,隨後又笑出甜甜的酒窩合掌拜託。真拿到時她可笑的眼睛都瞇起來了,興奮的直接在原地轉圈。
那模樣像極了天使。張副隊眼底盛滿了溫柔。
但是從那刻起,張新傑知道自己大概擁有不了她了。

說到韓隊韓小姑娘.....倒是有些違和。
在眾人的眼中,韓隊的品味跟姑娘相差的有些距離,韓隊一直以來欣賞的女性無非成熟穩重,氣質高端,姑娘則是有些固執的活潑女孩,真要說,他倆反而像極了父女。
兩人倒也在這種違和下相處了好幾年,姑娘活潑的個性讓霸圖的眾人喜愛極了,把她當著妹妹寵。

或許韓隊退役後會直接把人家姑娘娶回家吧,眾人都是這麼想的。
直到那小姐姐出現。
成熟穩重,氣質高端,是個完全符合這些形容的溫柔女性。
老套的白月光與蚊子血,在加上小姐姐有個個性極為扭曲的閨蜜,從中誣賴,挑撥離間,過沒多久,韓文清就煩了小姑娘。

在某天姑娘帶著酒氣的晚歸,韓隊鐵著心向她分手了。 "我沒辦法以有對象的身分追求她。"
不在屬於妳的怎麼求都回不來。 女孩沒有吵沒有鬧的安靜答應,甚至當晚就收拾好行李離開。
之後韓隊對小姐姐展開追求,沒過多久事就成了,韓文清沉浸在多年沒有再感受到的甜蜜氛圍裡頭,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變化。
退役的那天,他拿出準備好的戒指準備和小姐姐求婚,但是小姐姐卻拒絕了,她說"韓隊,很抱歉我承受不了,任何事都是。"
空氣瞬間凝結,他們沉默了好一陣,小姐姐似乎還想說什麼,最後她只說了,似乎閨蜜做了某些事情傷害了姑娘,她覺得很抱歉,之後便離去了。

有多久沒見小姑娘的名字了呢?韓文清躊躇了好久,最後走到技術部,卻怎麼也找不著小姑娘,問了部長才知道在分手之後,她便以身體欠佳的緣由辭職了。
不由的回想起分手前一陣姑娘的氣色一直都不太好,自己卻從來沒有去關心這事,莫名的,內心不安了起來。

一日晚上,韓文清抓著手機睡著了,手機抵在心口上,卻突然響起。
是張新傑。
韓文清撫著突然被手機震的有些不適的心口,接起了電話。
張新傑口氣不是很好的叫他來醫院,心中的不安擴大。

是小姑娘。

趕到醫院時,張新傑的臉色跟口氣實在是不怎麼好。
姑娘患有先天的嚴重心臟疾病,找不到匹配的心臟,拖了好一陣子,狀況越來越差......說是日子不久了。
韓文清恨不得給自己一拳,自己從未發現過這件事情。

站在病房門口,躊躇著不敢進去,卻聽見姑娘的聲音。
依然清清亮亮的,卻虛弱到極點。
病床上的姑娘臉色紅潤,沐橙握著她的手,拚命把不安藏起。
大家都知道病了那麼久的人突然的有精神代表著什麼。

"沐沐啊跟妳說,我覺得我這一生遇過最溫柔最溫柔的一個人大概是老韓。一直都是無父無母的,本來早該習慣孤單的感覺了,那時候我差點真的以為我會有個家,身邊有一個那麼可靠的人伴著,但是呀但是呀,在我病發去醫院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後,我想著我可能要主動離開他的,但是妳知道,我一直都是很膽小的......喝了酒壯膽回到家後,他卻說要跟我分手,雖然知道他喜歡上別人了,但是我不恨他,這樣對他來說是最好的,至少他不用多操一份心......沐沐,那個人呀,就是溫柔過頭了,你知道他最後還跟我說什麼嗎?他說,新傑會對我比他好.....其實聽到這句話,我還蠻傷心的......"
沐橙忍住在眼裡打轉的淚。 多麼傻的姑娘呀。
韓文清的眼眶一陣酸澀。 "沐沐我跟你說,他看上的小姐姐超級有氣質的,如果我是男生我一定也會喜歡那個小姐姐的,不得不稱讚他真的很有眼光......相比之下我真的是差太多了哈哈哈......"小姑娘叨叨絮絮的說了好多,最後她輕輕的打了個呵欠"沐沐啊,我累,想睡了......妳也早點休息吧。"
沐橙輕摸她的頭"好。"
等小姑娘真的睡了,她終於忍不住掉下淚。

張新傑拍了拍韓文清的肩,帶他進去。
他低聲跟沐橙說了些話,隨後兩個人安靜的走出去,留韓文清一個人。

他坐到床邊的椅子上,張口想要叫小姑娘的名字,但是看她安靜的睡顏便忍住了。
他輕輕撫摸姑娘的髮,長了。
分開之前說著方便正整理不曾留長過,也因為這個髮型讓她看起來更顯年輕,現在長了,顯的成熟秀氣,配上蒼白的臉色卻也更顯病態。

小姑娘......他在心底不停的唸著她的名字。

小姑娘在也沒有醒來過,那夜,病況急轉直下,她陷入昏迷,過了不久便離開了。

所有的後事被韓文清一手攬下。
姑娘也沒有留下什麼東西,只剩下簡單的行囊,像是早就知道會離開一樣,所有的東西都處理好了。

直到最後的最後,韓文清才看到小姑娘留下來的遺囑。 "新傑呀,我猜最後還是你幫我處理後事吧,真是麻煩你了,從以前開始。 無父無母的,我也沒有什麼牽掛,只是最後還是想要麻煩你一件事情。所有事情結束之後我應該還會有一小筆錢的,嘿嘿,不得不稱讚霸圖的薪水待遇真的超讚,總之,希望剩下的那比錢,請幫我以韓隊的名義捐出去吧,那個錢包臉一定不會注意到形象這件事情的,算是幫他做件好事吧,這事兒也不用特別通知他了。 算是我這個死人最後的任性好嗎? 張副隊,一直以來真的非常謝謝你,他說的沒錯,跟他比起來你真的對我更好,只是我心裡裝的是他呀,趕也趕不走,我也很苦惱呀哈哈。 新傑呀,真的對不起,還有,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