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彧子

To be the oner.

關於虐了韓隊一把這事兒

*全職屬於蟲爹,男神屬於大家
*弱弱的一把刀(很不虐,真的,非常不。)
想不到標題\(╯-╰)/ 第一次發表,心中豪忐忑啊啊啊啊啊 為什麼要虐老韓呢??我也不知道,總之就是在廚房忙時,印象是在處理韭菜,準備做蒼蠅頭,腦中不自覺的就浮起了老韓想哭卻忍著的模樣。
然後把腦中片段的字句組合在一起,就有這篇的影子出現了。
無奈那時手機在充電,隔了好久才開始碼字,所以感覺跟最初構想的不太一樣,改了幾次都找不到那種感覺,內心多少是失望的.....
總之就這樣了我任性我不管。
初次見面,我是下次更文大概還要200年的小彧子。
爛尾注意,一下正文⬇

霸圖韓隊曾經有個女票。
是沐橙以前在孤兒院的小夥伴,是個特別懂事又認真可愛的姑娘。
聽說起初是張新傑先追那姑娘的,兩人看著氣質倒也極為般配,但到最後不知怎的,姑娘卻和韓文清湊在一起了。

張副隊無奈的說,姑娘是徹頭徹尾的拳皇粉啊,兩人熟捻起來的第一天,她就厚著臉皮的求他幫忙搞到韓隊的簽名,明明自己就在霸圖技術部工作,多的是機會,她卻嚴肅的說這是矜持,隨後又笑出甜甜的酒窩合掌拜託。真拿到時她可笑的眼睛都瞇起來了,興奮的直接在原地轉圈。
那模樣像極了天使。張副隊眼底盛滿了溫柔。
但是從那刻起,張新傑知道自己大概擁有不了她了。

說到韓隊韓小姑娘.....倒是有些違和。
在眾人的眼中,韓隊的品味跟姑娘相差的有些距離,韓隊一直以來欣賞的女性無非成熟穩重,氣質高端,姑娘則是有些固執的活潑女孩,真要說,他倆反而像極了父女。
兩人倒也在這種違和下相處了好幾年,姑娘活潑的個性讓霸圖的眾人喜愛極了,把她當著妹妹寵。

或許韓隊退役後會直接把人家姑娘娶回家吧,眾人都是這麼想的。
直到那小姐姐出現。
成熟穩重,氣質高端,是個完全符合這些形容的溫柔女性。
老套的白月光與蚊子血,在加上小姐姐有個個性極為扭曲的閨蜜,從中誣賴,挑撥離間,過沒多久,韓文清就煩了小姑娘。

在某天姑娘帶著酒氣的晚歸,韓隊鐵著心向她分手了。 "我沒辦法以有對象的身分追求她。"
不在屬於妳的怎麼求都回不來。 女孩沒有吵沒有鬧的安靜答應,甚至當晚就收拾好行李離開。
之後韓隊對小姐姐展開追求,沒過多久事就成了,韓文清沉浸在多年沒有再感受到的甜蜜氛圍裡頭,沒有注意到身邊的變化。
退役的那天,他拿出準備好的戒指準備和小姐姐求婚,但是小姐姐卻拒絕了,她說"韓隊,很抱歉我承受不了,任何事都是。"
空氣瞬間凝結,他們沉默了好一陣,小姐姐似乎還想說什麼,最後她只說了,似乎閨蜜做了某些事情傷害了姑娘,她覺得很抱歉,之後便離去了。

有多久沒見小姑娘的名字了呢?韓文清躊躇了好久,最後走到技術部,卻怎麼也找不著小姑娘,問了部長才知道在分手之後,她便以身體欠佳的緣由辭職了。
不由的回想起分手前一陣姑娘的氣色一直都不太好,自己卻從來沒有去關心這事,莫名的,內心不安了起來。

一日晚上,韓文清抓著手機睡著了,手機抵在心口上,卻突然響起。
是張新傑。
韓文清撫著突然被手機震的有些不適的心口,接起了電話。
張新傑口氣不是很好的叫他來醫院,心中的不安擴大。

是小姑娘。

趕到醫院時,張新傑的臉色跟口氣實在是不怎麼好。
姑娘患有先天的嚴重心臟疾病,找不到匹配的心臟,拖了好一陣子,狀況越來越差......說是日子不久了。
韓文清恨不得給自己一拳,自己從未發現過這件事情。

站在病房門口,躊躇著不敢進去,卻聽見姑娘的聲音。
依然清清亮亮的,卻虛弱到極點。
病床上的姑娘臉色紅潤,沐橙握著她的手,拚命把不安藏起。
大家都知道病了那麼久的人突然的有精神代表著什麼。

"沐沐啊跟妳說,我覺得我這一生遇過最溫柔最溫柔的一個人大概是老韓。一直都是無父無母的,本來早該習慣孤單的感覺了,那時候我差點真的以為我會有個家,身邊有一個那麼可靠的人伴著,但是呀但是呀,在我病發去醫院的時候,我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後,我想著我可能要主動離開他的,但是妳知道,我一直都是很膽小的......喝了酒壯膽回到家後,他卻說要跟我分手,雖然知道他喜歡上別人了,但是我不恨他,這樣對他來說是最好的,至少他不用多操一份心......沐沐,那個人呀,就是溫柔過頭了,你知道他最後還跟我說什麼嗎?他說,新傑會對我比他好.....其實聽到這句話,我還蠻傷心的......"
沐橙忍住在眼裡打轉的淚。 多麼傻的姑娘呀。
韓文清的眼眶一陣酸澀。 "沐沐我跟你說,他看上的小姐姐超級有氣質的,如果我是男生我一定也會喜歡那個小姐姐的,不得不稱讚他真的很有眼光......相比之下我真的是差太多了哈哈哈......"小姑娘叨叨絮絮的說了好多,最後她輕輕的打了個呵欠"沐沐啊,我累,想睡了......妳也早點休息吧。"
沐橙輕摸她的頭"好。"
等小姑娘真的睡了,她終於忍不住掉下淚。

張新傑拍了拍韓文清的肩,帶他進去。
他低聲跟沐橙說了些話,隨後兩個人安靜的走出去,留韓文清一個人。

他坐到床邊的椅子上,張口想要叫小姑娘的名字,但是看她安靜的睡顏便忍住了。
他輕輕撫摸姑娘的髮,長了。
分開之前說著方便正整理不曾留長過,也因為這個髮型讓她看起來更顯年輕,現在長了,顯的成熟秀氣,配上蒼白的臉色卻也更顯病態。

小姑娘......他在心底不停的唸著她的名字。

小姑娘在也沒有醒來過,那夜,病況急轉直下,她陷入昏迷,過了不久便離開了。

所有的後事被韓文清一手攬下。
姑娘也沒有留下什麼東西,只剩下簡單的行囊,像是早就知道會離開一樣,所有的東西都處理好了。

直到最後的最後,韓文清才看到小姑娘留下來的遺囑。 "新傑呀,我猜最後還是你幫我處理後事吧,真是麻煩你了,從以前開始。 無父無母的,我也沒有什麼牽掛,只是最後還是想要麻煩你一件事情。所有事情結束之後我應該還會有一小筆錢的,嘿嘿,不得不稱讚霸圖的薪水待遇真的超讚,總之,希望剩下的那比錢,請幫我以韓隊的名義捐出去吧,那個錢包臉一定不會注意到形象這件事情的,算是幫他做件好事吧,這事兒也不用特別通知他了。 算是我這個死人最後的任性好嗎? 張副隊,一直以來真的非常謝謝你,他說的沒錯,跟他比起來你真的對我更好,只是我心裡裝的是他呀,趕也趕不走,我也很苦惱呀哈哈。 新傑呀,真的對不起,還有,謝謝你。"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