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彧子

To be the oner.

七年之痒

將衣服的皺摺甩平。

套上衣架。

掛上曬衣繩。

冬天的寒風從隙縫鑽入,冷的刺骨。

他皺眉,將大衣拉緊,加快手中的動作。

男人坐在沙發上,重複率提高的新聞台正播放著。

七年之癢,四個字閃過他的腦海。

他不禁苦笑著。

他跟男人在一起那麼久了....... 沒有孩子。

沒有法律規範內的關係。

沒有祝福。

"唉。" 糾結的思緒最終只化做一道嘆息。

最後一件衣服掛上,他走回房,揮開迎面撲上的蟲子。

"我出門一趟。" 多加了毛衣,他朝客廳喊到。

男人依舊沒反應。



大街上的人數明顯變少了,他慢步在街頭。

將冰冷的空氣吸入肺部,頭有些疼,他胡亂的甩了腦袋。

草草將要的東西丟入購物車,他迅速的逃離超市的冷凍櫃。

襪子五雙一百。

想起男人腳上套著的骯髒襪子,他無意間又嘆了口氣。

說不煩絕對是騙人的。

將所剩無幾的青春獻給毫無未來可言的戀情...... 傻呢,自己。

把自己的人生搞的毫無色彩。



揣著購物袋...裡面還有襪子,他走回老舊的小公寓。

熟練的開啟老舊的大門。

"我回來了......" 他小聲的嘟噥。

反正男人不會回應。

沉默的把買回來的東西歸位。

看著手中的襪子,他索性不洗了。

走到男人面前 "幫你買了襪子。"

他蹲下,動手將舊的脫下,替男人套上新的。

忙完後,他伸個懶腰,坐在男人身旁,輕輕靠在男人的肩上,心不在焉的看著電視。



"...為您插播最新的一則消息,昨天發生的屍體被盜案,警方已鎖定嫌犯,目前正在準備......"

公寓老舊的大門被用力敲擊著,外頭的聲音十分雜亂。



他打了個哈欠,覺得有些疲憊。

很累。

七年之癢什麼的,都不想管了。

"你身體好冷。" 他低聲對男人說,接著閉上眼。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