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彧子

To be the oner.

或许那是很久以後。


某个不那麽重要的傍晚,甚至无法记起是哪个日子,他们可以不用躲躲闪闪,像所有平凡的老夫妻一般,十指紧扣,慢步走在洒满金黄馀晖的大道上。


并肩前进着,闲话家常着,不赶时间的。


打开木质大门,脚边的泰迪哈着热气,蹭着他们的小腿肚抢先窜进去,年幼的德牧在笼子里边奶声奶气的对他们嚎着。


卜凡凡接过岳明辉手里的超市袋子走进屋去,岳明辉帮毛孩子们添了水,打开德牧的笼子,好笑的看着它脚步不稳的跑向自己撒娇。


觉得岳明辉在屋外待了太久了,卜凡凡洗着刚买回来的蔬菜,扯开嗓门朝着外面喊到"老岳啊,外面凉你快进来!"


不出卜凡凡的所料,他依依不舍地墨迹很久,亲亲两个毛小孩的小脸蛋後才进屋。


见岳明辉进房间换好居家衣後,招手让他过来,给人套上围裙,拍拍他的屁股让他帮忙处理枮板上的菜。


结婚几年,在卜凡凡的调教下,岳明辉的手指也开始沾阳春水,不用卜凡凡手把手的教学,现在也能有模有样的切着菜。


卜凡凡一边顾着炉子上的汤,一边分神看着他的老岳,不时出声提醒,让人注意别切到手。


岳明辉咧嘴露出可爱的虎牙"凡子你看看,我的刀工有进步吧!"他湿漉漉的眼睛闪着兴奋的光芒,期待他的爱人能给个好评。


看着岳明辉少见的像个孩子般淘气,不禁笑眯了眼,将吻印在他的唇上以滋奖励。


炉子上的锅沸腾了起来,盖子与锅的撞击声变成了咕咚咕咚的可爱声响,刀子与板子小心翼翼的撞击,清脆的哒哒声,交织成温馨的乐音。


梦想中平凡的幸福。


冒出的想法,让岳明辉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


"咋啦?"卜凡凡将匙上的汤吹凉,凑近岳明辉的嘴边让他试味道。


岳明辉砸砸嘴"我觉得可以了。" 两人分工合作的将桌子整理好,一盘盘的菜上了桌。


门铃声响起,卜凡凡把门打开。 李振洋和李英超一如既往,吵吵闹闹的进了门。


"弟弟们来啦。"岳明辉笑着招呼他们,一边将碗筷摆好。


四个人如以前一般,围在餐桌旁边,一边打闹一边吃饭,一瞬间的恍惚,他们同样有回到过去的错觉。


月亮高挂在夜空,小弟打了个哈欠,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他亲爱的岳岳妈妈,把左手交到李振洋的右手里。


李振洋小心翼翼的握紧他最亲爱的李英超,把不断打着哈欠的小宝贝安顿在副驾,轻轻的吻上小孩闭上的眼,缓慢的驶入夜幕。


卜凡凡擦着头走出浴室,把头发滴着水珠的岳明辉拉抱来,熟门熟路的拿出吹风机,把他亲爱的哥哥搂在怀里,轻轻的吹着他的头发。


暖暖的风吹的他越来越困,卜凡凡发现怀里的岳明辉眼皮已经开始打架,於是停下手边动作。


收好吹风机,把岳明辉塞进柔软的被窝里面,确认门窗瓦斯都关好後,又回到了床上。


原本已经半入梦乡的岳明辉,仍然被旁边的人刻意压低的声响吵醒,他奶声奶气的哼唧了一声,转身滚入熟悉的怀抱,黏呼呼的京腔在这个时候特别像个孩子"凡子......"


"咋啦宝宝?" 他没有立刻回答卜凡凡,像是又要睡过去时,又挣扎的把眼睛睁开。


"喜欢......最喜欢凡子了......"


最後几乎是嘟囔的说完,眼睛一眯,不受控制的又回到梦乡。


卜凡凡低低的笑了,吻在岳明辉的额头上,关掉旁边的小灯。


"晚安,我最亲爱的哥哥。"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