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彧子

To be the oner.

[葉修生賀]

韓文清失眠了。

他翻來覆去,眉頭緊鎖。

退役後公布和十年老對手葉修的戀情,兩人同居了。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樣的日子安穩平凡。

可這幾天卻失眠了。

微怒的坐起,他重重的嘆氣。

多少知道原因,只是太矯情了,不想承認。

因為葉修不在。

葉修領個國家隊領隊的工作後,就跟著國家隊出國了,這幾天屋子安靜的很,原本覺得耳根子清淨多了,但是夜晚的寂靜卻道出他的寂寞。

空了一側的床好像連心都空了一半似的,怪落寞的。

自從跟葉修處對象後,感覺心都柔軟下來了。

從前總把霸圖放在第一位,但是現在卻悄悄的把葉修放在心頭上。

曾經葉修感冒把他一個人留在家,一邊陪練一邊覺得心慌,什麼事情都做不好,直到連續被第三個後輩打敗後,一咬牙以家裡的貓生病需要照顧為理由請了假回家。

身後是眾人驚訝的眼神。

原來頂著錢包臉的前輩也會養小寵物?

鐵漢柔情。

也不算說謊,第一次見面就覺得葉修慵懶的神情像睡著午覺的貓。

深度交流後越發了解這個人,越覺得他像極了貓。

指揮興欣眾人搶Boss,像站在頂端的小霸王。

偷吃掉韓文清碗裡的肉,得意的表情像極了偷腥的貓。

被韓文清黑著臉沒收煙後,委屈的小表情就像討不到罐罐似的。

睡迷糊會下意識的往韓文清懷裡鑽,睡相還有那麼一點可愛。

那傢伙的每一個模樣,可愛的或不可愛的,無論什麼模樣都已經被韓文清小心翼翼的保存在腦海中。

想著想著韓文清總是板著的臉也不禁露出微笑,隨後嘆了口氣,沒有這樣的分別,還真不知道那傢伙已經在心頭佔據了那麼大部分。

葉修是個小偷,偷走了韓文清的心。

無奈的搖了搖頭,再次開啟了與葉修的QQ對話框,打下想你後,卻遲遲沒有發送出去。

太矯情了。

最後只盯著早些葉修發送的晚安,輕聲道,晚安。

退役後韓文清依然保持的早起的習慣。 食之無味的吃著早餐,門口卻傳來一陣騷動。

騷動持續了一陣子,在韓文清繃緊的神經下門打開了。

"唉唉累死哥了。"伴隨著熟悉的抱怨聲傳入,葉修的身影也進入他的視野。

韓文清皺著眉,大步朝他走去。

"誒老韓你醒啦,快來搭把手,哥沒力氣......"話語碎在韓文清溫暖厚實的懷抱中。

葉修靜了一下,抬手環住韓文清,拍了拍他的背。

"咋啦?瞧你黏呼的,莫非是想哥了?"他笑嘻嘻的蹭了蹭韓文清。

"嗯。"韓文清低低的應了一聲,把人摟的更緊。

"老韓,我回來啦。"

"歡迎回家。"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