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彧子

To be the oner.

袖風染雨 花台下酒共飲

青絲風凌 三千愁腸誰系

把酒東籬 誰見形單只影

曾憶 與誰共約亭台西

烽煙鐵騎 金戈鑑鏘風裡

春秋幾季 何人把離人憶

醉別煙雨 回首雲淡風輕

願與 與君共月歸故里

多年之後,許博原仍記得當年的撕心裂肺,只為了那個人。

君莫笑與藍橋春雪的相遇。

葉修與許博遠的相遇。

那時葉修義無反顧的公開他們倆的關係,即使過去很久了,許博遠仍然記得葉修那認真深情的眼神。

"藍啊,我想要光明正大的牽著你的手走在路上,想要光明正大的守護在你身邊,想要光明正大的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

"長年抽煙讓他的嗓音沙啞,聽起來卻無比動情。

"好。"他回應。

葉家的阻礙,世人的唾棄,這些負面的信息排山倒海而來,君莫笑撐起千機傘為藍橋春雪擋去攻擊,葉修也撐起臂膀,將許博遠保護了起來。

君莫笑遊刃有餘的閃躲的攻擊,表情仍然如此戲謔,然而葉修的眼底烏青濃的像是化不開。

在葉修第N次操著髒話摔了葉家打來的電話,許博遠終於崩潰了。

藍溪閣強大溫暖的藍橋春雪也有脆弱的時候。

在葉修焦急的安慰中,他吐出近日不斷在心裡反覆思考的事情。

"葉修,我覺得我們應該分手。"

"小藍......"

"我是認真的......"

葉修終於忍不住吼了一把"許博遠你給我聽著,老子說要守護你一輩子就要守護你一輩子,不論外界的攻擊多麼猛烈,我都不會放棄,都是男的又怎樣?不能生孩子又怎樣?我葉修,這輩子就只認你許博遠一個!"

許博遠聽完終於克制不住的嚎啕大哭。 葉修只是把他抱在懷中,任由他發洩。

"為什麼...為什麼..."他抽抽噎噎的問著。

"我也不知道。"葉修溫柔的說"最大的可能就是因為太愛你了,愛的無可自拔。"

我愛你,恨不得築個堅固的繭,兩個人住進去,蠻橫的擋住全世界的攻擊,讓你眼裡心裡口中只有我,直到地老天荒。

事情延燒了很久,終於緩緩的平息下來。

了了葉修的願,他們倆終於可以光明正大的牽著手上街,雖然世俗的眼光仍存在,但是仍有粉絲給與祝福。

那日他倆倚在池塘邊小亭子上喂魚,夕陽西下,溫暖的光輝溫柔的將他們包圍了起來。

"藍啊。"

"嗯?" 葉修灑完最後一把魚飼料,一把牽起許博遠的手。

"我們年紀也老大不小了,你該嫁我了吧。"

他摸出口袋裡面的小指環,輕輕的套住許博遠的手指。

戒指的樣式簡單,沒有過多的裝飾,就像現在的氣氛一樣,沒有過多的煽情話語,卻因簡單而美好。

許博遠噗嗤一笑,隨即瞪著他"怎麼是我嫁你而不是你嫁我?"

葉修的眼睛盛滿了溫柔"行啊,要哥嫁你也是可以。"

他攬過許博遠"只要你在我身邊,陪我走完接下來的路,要我怎樣都可以。"

許博遠輕輕的靠在葉修身上"行啊你,老葉,說話啥時變的那麼黏呼呼的。"

葉修不以為意他的嘲笑"跟沐橙討教的,說是連續劇都這樣演。"

許博遠接過葉修遞過來的戒指,也替他套上,學著他的流氓口氣"葉修,現在你是我的人啦,從了我,我會待你好的。"

"相公~對奴家溫柔點~~"

"葉修你真夠噁心的。"

"在噁心都是你的。"

兩人的歡笑,成了最美的一幅畫。

歲月靜好,因為有人為你負重前行。

我願擁抱住你的悲歡,給你我的所有。

我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松花釀酒 春水煎茶

朝見潮生 暮見潮落

一房二人 三餐四季

平平淡淡 長壽安康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