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彧子

To be the oner.

摻雜大量ooc的偽未來記事小甜餅

或許那是很久以後。

某個不那麼重要的傍晚,甚至無法記起是哪個日子,他們可以不用躲躲閃閃,像所有平凡的老夫妻一般,十指緊扣,慢步走在灑滿金黃餘暉的大道上。

並肩前進著,閒話家常著,不趕時間的。

打開木質大門,腳邊的泰迪哈著熱氣,蹭著他們的小腿肚搶先竄進去,年幼的德牧在籠子裡邊奶聲奶氣的對他們嚎著。

卜凡凡接過岳明輝手裡的超市袋子走進屋去,岳明輝幫毛孩子們添了水,打開德牧的籠子,好笑的看著牠腳步不穩的跑向自己撒嬌。

覺得岳明輝在屋外待了太久了,卜凡凡洗著剛買回來的蔬菜,扯開嗓門朝著外面喊到"老岳啊,外面涼你快進來!"

不出卜凡凡的所料,他依依不捨地墨跡很久,親親兩個毛小孩的小臉蛋後才進屋。

見岳明輝進房間換好居家衣後,招手讓他過來,給人套上圍裙,拍拍他的屁股讓他幫忙處理枮板上的菜。

結婚幾年,在卜凡凡的調教下,岳明輝的手指也開始沾陽春水,不用卜凡凡手把手的教學,現在也能有模有樣的切著菜。

卜凡凡一邊顧著爐子上的湯,一邊分神看著他的老岳,不時出聲提醒,讓人注意別切到手。

岳明輝咧嘴露出可愛的虎牙"凡子你看看,我的刀工有進步吧!"他濕漉漉的眼睛閃著興奮的光芒,期待他的愛人能給個好評。

看著岳明輝少見的像個孩子般淘氣,不禁笑瞇了眼,將吻印在他的唇上以滋獎勵。

爐子上的鍋沸騰了起來,蓋子與鍋的撞擊聲變成了咕咚咕咚的可愛聲響,刀子與板子小心翼翼的撞擊,清脆的噠噠聲,交織成溫馨的樂音。

夢想中平凡的幸福。

冒出的想法,讓岳明輝的嘴角不自覺的揚起。

"咋啦?"卜凡凡將匙上的湯吹涼,湊近岳明輝的嘴邊讓他試味道。

岳明輝砸砸嘴"我覺得可以了。" 兩人分工合作的將桌子整理好,一盤盤的菜上了桌。

門鈴聲響起,卜凡凡把門打開。 李振洋和李英超一如既往,吵吵鬧鬧的進了門。

"弟弟們來啦。"岳明輝笑著招呼他們,一邊將碗筷擺好。

四個人如以前一般,圍在餐桌旁邊,一邊打鬧一邊吃飯,一瞬間的恍惚,他們同樣有回到過去的錯覺。

月亮高掛在夜空,小弟打了個哈欠,才依依不捨的放開他親愛的岳岳媽媽,把左手交到李振洋的右手裡。

李振洋小心翼翼的握緊他最親愛的李英超,把不斷打著哈欠的小寶貝安頓在副駕,輕輕的吻上小孩閉上的眼,緩慢的駛入夜幕。

卜凡凡擦著頭走出浴室,把頭髮滴著水珠的岳明輝拉抱來,熟門熟路的拿出吹風機,把他親愛的哥哥摟在懷裡,輕輕的吹著他的頭髮。

暖暖的風吹的他越來越睏,卜凡凡發現懷裡的岳明輝眼皮已經開始打架,於是停下手邊動作。

收好吹風機,把岳明輝塞進柔軟的被窩裡面,確認門窗瓦斯都關好後,又回到了床上。

原本已經半入夢鄉的岳明輝,仍然被旁邊的人刻意壓低的聲響吵醒,他奶聲奶氣的哼唧了一聲,轉身滾入熟悉的懷抱,黏呼呼的京腔在這個時候特別像個孩子"凡子......"

"咋啦寶寶?" 他沒有立刻回答卜凡凡,像是又要睡過去時,又掙扎的把眼睛睜開。

"喜歡......最喜歡凡子了......"

最後幾乎是嘟囔的說完,眼睛一眯,不受控制的又回到夢鄉。

卜凡凡低低的笑了,吻在岳明輝的額頭上,關掉旁邊的小燈。

"晚安,我最親愛的哥哥。"

评论

热度(6)